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一年级毕业季陈建斌 当老师给学生"好心"不是"好脸"

来源:精品学习网新闻频道 编辑:sx_weizc

2016-11-01

湖南卫视《一年级·毕业季》里,非科班出身的张智霖和袁咏仪给科班生当老师,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并短暂任教的陈建斌则给表演经验极少的旁听生担任老师,让陈建斌“压力山大”。就在前几日记者探班一年级毕业季陈建斌时,陈建斌很直白地表示,“说实在的每天都很想发脾气”,“但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老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节目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是一个修身养性的机会”。

“感谢真人秀对我的无情折磨”

记者:这是您参与的第一档真人秀,什么因素促使您到《一年级·毕业季》当老师?

陈建斌:对于参加真人秀,我确实有很多顾虑。节目组找了我好几次,交流了一下,我发现节目本身最重要的核心是教育。我本人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硕士毕业的,我学的方向是表演理论和表演教学,所以一直想什么时候所学能所用,正好这个节目跟我谈到了这点,让我可以尝试当个老师。

记者:您对真人秀有什么感受?

陈建斌:我对真人秀的认识就是我每天都想退出真人秀,但我不能够退出,我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完。我每天都在咬着牙坚持,我也在勉励自己,只有做自己觉得不舒服的事情才会进步,才会成为一个新的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感谢真人秀对我的无情“折磨”。

记者:这个“折磨”体现在什么地方?

陈建斌:说实在的我每天都很想发脾气,因为我不是特别会照顾人。我觉得在这个节目里面,我学到了一点,就是你要知道自己处在什么位置。我现在不是一个演员,也不是导演,更不是一个编剧,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老师。当我拿这个标准衡量自己的时候,就得有一些忍耐,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学生。真人秀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学习的机会,一个修身养性的机会。


我所有的不满都来自自己

记者:您的学生是旁听生,要跟科班生PK,您会不会替学生捏把汗?

陈建斌:我从第一场录制到现在都感到压力很大。旁听生也有他们自己的长处,“没有坏学生,只有坏老师”。

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您说自己是很慈祥的老师,但是第一集看了之后大家都说你很严厉,后面会不会有变化?

陈建斌:不是说一成不变。人总是在情境当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互相之间从陌生到熟悉,他的情感就发生变化,我们拭目以待吧。我记得我在学校上学的时候一个老师说了一句话,你要给这个学生一个好心,而不是要给他一个好脸。为了教育的目的,为了让他学到更多的东西,有些时候你必须要做出一个威严的样子。

记者:人们常说教学相长,在当老师的过程中您是怎么体会这个过程的?

陈建斌:我在给学生讲最基本的表演理论的时候,就会反思自己:我有没有按照这个标准去做?我应该继续努力,永远都应该像上大一时那样,对表演充满热情。

记者:如果学生的表现令您不满意,您是当众批评还是顾及身边的摄像机?

陈建斌:我绝不会对学生不满。他们不论是人生的阅历还是专业上都比我们年轻很多。我所有的不满都来自自己,我甚至觉得过高地估计了自己。


“导演路上我还是一年级学生”

记者:演戏这么多年之后,您觉得一个好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陈建斌:表演应该是演员生活的一部分,当一个演员开始创作时,演员在角色中的真实性远超于生活中的真实感。而且,好的演员要有好的修养。

记者:《一个勺子》是您导演的第一部作品,之后会倾向导演这条路吗?

陈建斌:会的。但为什么我迟迟没有推出第二部作品?跟创作有关。创作很难,我的电影都是自己创作的,但我不是职业编剧。我对剧本的要求又非常高,我用电影“最好”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作品。

记者:第二部导演作品会是什么题材?

陈建斌:在导演方面我就是一年级学生。我对导演生涯的期许是这样的:我希望把所有类型都看一遍,我就满意了。

记者:您会在意“粉丝效应”吗?

陈建斌:每一个好的艺术家都会有粉丝,但如果艺术家为了讨好粉丝而改变自己的创作,那就是本末倒置。

相关推荐:

一年级毕业季孟子义什么都要争?娱乐圈真是这样的吗?

《一年级·毕业季》究竟是是“真人”还是“秀”

标签:新闻

● 相关推荐更多>>

免责声明

精品学习网(51edu.com)在建设过程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信息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信息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如果您对本站信息资源版权的归属问题存有异议,请您致信qinquan#51edu.com(将#换成@),我们会立即做出答复并及时解决。如果您认为本站有侵犯您权益的行为,请通知我们,我们一定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处理。

◇ 热点关注